五月随笔

黎联胜
    年年此日一花开,却是石榴知立夏。杨花落尽浓荫日,芳草萋萋五月天。曾记否,以往五月的酒城已经十分炎热了,还时常狂风暴雨,天气变幻莫测;如今的五月酒城却是麻风细雨,天气微凉,让人心怀大畅,也给我们的建设者们带来了丝丝欣慰。
    伴着浓浓的青春奋斗热情,走过最美人间四月天,来到了五月的初夏。从初夏的工地向外遥看,那一洼洼的稻田,一湾湾的碧清,一树树的绿叶,一片片的梁,一排排的桩,一群群忙碌的背影,看得我如痴如醉,这些都是五月初夏里的别致风光,他们无一不在初夏里散发着催人奋进的气息,浸染着感人的情怀,让我在风轻云淡的日子里流连忘返,在明媚清浅的初夏时光里愉悦欢畅。
    五月的初夏,仲春虽逝,但春意尚未褪,夜间一场小雨邂逅,早晨暖暖的阳光普润着万物,山岚隐隐,流水潺潺,整个酒城真的有一种空山新雨后的味道,显得很空灵。眼前此景若有所思,或许空灵本就是是初夏五月的曼妙,弥散着清香的槐花,娇艳似火的石榴花,还有那些不知名的山花,它们都不约而同的在初夏里尽情的绽放,挥洒着自己的热情。点缀这初夏的容颜,释放这五月的味道。
    山涧边绿荫成片,小谭微澜波光粼粼。场地上,来来往往的工人,或着工具,或拿材料,从容自若的穿梭在初夏之间,忙碌而又充实的挺拔身姿屹立在寰宇,汗水湿透的背影显得特别伟岸。抬首望去,原本被浓墨云彩笼罩的天空,此时也被顽强的初阳撕裂了口子,洒下几缕温柔,整个大地顿时都显得那么的迷人,那么的让人沉醉。此时,真的好想闭上眼,去冥想这初夏的美妙时光,去聆听这花开盛夏的声音,去感受深潭微澜的的清凉,去体会建设者的奋斗理想,去充分享受这花开雨落、阳光柔和的五月韶光。
    红颜弹指老,刹那芳华。来不及去领略如痴如醉的晚春,来不及去追寻山寺桃花的最后一抹红,初夏就毫无征兆的携一缕浅夏的芬芳,凝一帘幽梦来到了你我面前。年少的我多幻想,率性真然,不知愁味,仰望天空飘过的云儿,任他云卷云舒,去留无意,看那天际划过的流星,随他刹那芳华,不问西东。年少轻狂,未作细想,或许那片云彩,才是寄托我心灵的港湾,放飞梦想的希望,那颗流星,才是灵魂深处的乌托邦,心中的地老天荒。 
    如今,虽早已过了幻想的年龄,却多了几许惆怅几许彷徨,再也没有年轻时候的简单快乐。一个人的长大或许真的是一瞬间的事,只是我忘却了那一刹发生在何时、何地,真是“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”。人们都喜欢怀念自己的过往,回味往事,无可厚非,这本就是一个古老的哲学命题——我是谁,从哪里来,要到那里去?这个问题看似无聊,但却实实在在的存在我们每一个人心中,随时随刻都在和自己心中的“我”做斗争,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随着年龄的增加,人生阅历的丰富,知识财富的积累,反不如年轻一无所有的时候那么单纯快乐的原因罢了。其实,不管在什么时候,我就是我,认清自我,不否定自我,只要不像大卫.休谟的“我”,我们都能认清自我,返璞归真,都会抓住那些原始的简单的快乐。
    滚滚红尘中,爱恨两彷徨,没必要去分清谁是故人,谁是过客,更不必去嗟叹年华的蹉跎。就像这五月的初夏一样,虽然错过了最美人间四月天,但也相逢了微凉初夏,鸟语花香。
    人似秋鸿来有信,事如春梦了无痕。人生过往也许正如苏大胡子说的那样匆忙,我们要珍惜当下时光,认清自我,不自欺,不妄想,不迷茫,孤芳不自赏,常乐我净。在五月的初夏时光里,漫步前行,采撷一朵芬芳去慢慢领略美好时光;在人生的旅途上,怀揣梦想坚定前行,为了理想即使身处逆境也不能丧失希望。累了便停下来好好欣赏这五月初夏的唯美时光,读一首“纷纷红紫已成尘,布谷声中夏令新。夹路桑麻行不尽,始知身是太平人。”
时间:2019-5-27 9:35:19

[ 关 闭 ]